灵异鬼故事:午夜来电

时间: 2022-08-31 01:55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晚上十二点,刚刚加完班的翁杰终于赶回了家,疲惫的他连衣服都来不及脱,就一下子倒在了床上,就在他刚刚要睡着的时候,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,吵醒了翁杰。

  “谁啊?说话。”见对方还是没有回应,翁杰立马挂掉了电话,随手把手机扔在了床上。

  “谁呀,大晚上的打电话也不说话。”翁杰骂骂咧咧的又重新回到了床上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。王杰不耐烦的接起了电话,愤怒的说道:“大半夜的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,有事说事,没事我挂了。”

  “是我呀。”就在翁杰准备挂掉电话的时候,对方突然说话了,沙哑的声音像是快要撕裂一般。

  “你,你不要再说了,你要,你要干什么?”翁杰颤抖着说着,握着手机的右手,不自觉的哆嗦了起来。

  “什么,不,你不要过来,你不要过来。”王杰大叫着从床上站了起来,冷汗已经浸透了衣服。这个时候对方却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 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,公司派遣王杰和令磊前往外地考察项目。老鹰岭就是他们其中的一站,就在老鹰岭的那天晚上,两个人因为项目的规划产生了分歧,因此而发生了争吵。

  在争吵过程中,不知是王杰还是令磊谁先骂了一句,进而展开了骂战。骂着骂着,两个人竟然又互相推搡了起来。但是他们竟忘了,他们是站在建在陡峭的悬崖路上。

  首先被推到悬崖边上的是令磊,在令磊快要掉下悬崖的瞬间惊醒了翁杰,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一把拉住了令磊。

  当时的悬崖边上没有任何借力的东西,令磊又有些微胖,王杰本身比较瘦弱,他只能死命的拉着令磊,想把令磊拉回去,却有些力不从心,而此时的令磊却大声呼叫着救他,还说要一起开发项目,他不提项目还好,一提项目反倒是提醒了翁杰,翁杰心里顿时挣扎起来。

  如果把令磊救上来,他就要与我共同的开发项目了,开发项目所需要的款项,他就要占一份。

  这在以前都是两个人商量好的,而现在不正是给了他一个中饱私囊的机会。尽管翁杰内心天人交战,但是最终还是贪婪泯灭了他最后的一丝人性,在令磊绝望的眼中,他松开了手,王杰报了警,他想着与其让别人发现,不如自己先报警,然后他又捏造了事实,警方的最终判定结果是失足落崖。

  然而在崖底,警方并没有找到令磊的尸首,只是在崖下找到了他残破的鞋子和一滩血迹。

  但是,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,他又岂会不死。警方把整个山崖周围翻了个底朝天的情况下,也没有发现令磊,于是警方认为,令磊极有可能是被山崖下的猛兽给拖走了。

  但是翁杰却并不怎么想,后来他向附近的村民打听有没有陌生人从山里出来。在山民的一致否定下,他才放下了心。

  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,刚开始的时候,翁杰的确有些愧疚,毕竟是他害死了令磊,不过随着这时间的推移,这件事儿,王杰就慢慢的忘却了,刚刚那个人会是令磊吗,他真的没有死吗,如果真的是他,那为什么当年他不去报警,翁杰心惊胆颤,他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,随即又摇了摇头,一夜未眠。

  整个白天,工作的翁杰心神不宁,以至于手头的工作出了差错,幸好发现及时急忙补救,这才没有出现大的岔子。为此,他挨了老板一顿训斥。

  他说过他会来的,但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出现,反而让翁杰越发的感到一丝的不安。

  当墙上的钟表显示十二点的时候,手机又响了,翁杰迅速的拿起电话按下了接听键。

  “你,你究竟是谁?”翁杰大声的质问着,“还有,我再提醒你一遍,不可能的,他,他已经死了,快说你是谁。”

  “对呀,我已经死了,我死的好惨呐。”说着说着,他如同疯魔似的疯狂的大笑了起来,一会儿像婴儿的哭喊声,一会儿又像女人的哭声,声音异常的刺耳,翁杰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,心脏不争气的快速的跳动了起来,脸色跟着就变了,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匆忙的关掉了手机。

  他真的是令磊,他的确已经死了,真的化作了厉鬼,他要干嘛啊,只是来找我复仇的吗。

  说搬就搬,一到了白天,翁杰就另外找了住处搬了出去,迅速的换了手机号,他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  这天晚上,翁杰睡得很熟,不知什么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,迷迷糊糊的翁杰随手接起了电话,“喂,老朋友。”

  “你难道忘了我是什么了,你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说完对方居然挂掉了电话。

  翁杰简直要疯了,最近的几个晚上,那个电话每到十二点准时响起,他尝试着去关机,手机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但是诡异的是,一到午夜十二点,手机还是会响,即便是调入静音,手机铃声也还是会响,他干脆不接电话,可是那该死的铃声吵的他无法入眠,他甚至把手机扔得离自己远远的,那诡异的铃声响起的时候,手机不知何时又来到了他的身旁,他快要崩溃了,他实在是忍受不了了,他尝试着打那个电话,竟然发现他居然打不通。

  这天晚上,翁杰目光呆滞的坐在床边,手里握着手机,他在等待那个电话的来临。

  “你究竟要干什么,我不是说过,你想来就来,真的想让我死,干脆给我来个痛快的,求你了兄弟,别再折磨我了。”翁杰实在忍受不了了,这次他豁出去了。

  翁杰头皮一麻,猛然回头,然而并没有人,此时的翁杰心脏砰砰的直跳,整个人神经紧绷,僵立在原地,脸上写满了惊恐。

  他转动了僵硬的脖子,无比缓慢的朝门口靠近。当他走进门口的时候,敲门的声音消失了。

  本要沉下去的心脏一下子又悬了起来。他只觉得自己已经面临崩溃的边缘,他已经无法忍受,猛的一把拉开了门,瞬时,一张极度惨白,面目扭曲,满是血泡的脸呈现在他的眼前,最关键的,那上面没有五官。

  噗的一声,翁杰终于忍受不住了,早已积压已久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只听他自己紧绷的神经,猛的一下绷开了。

  真无趣,还以为你能多撑几天的,那张惨白的面孔被揭了下来,露出一张人脸,那赫然是令磊。

  三年前的那个晚上,王杰在松开他手的时候,他的确是绝望的,不过有幸的是,他并没有跌落到悬崖下面,而是被茂密的树枝遮挡,然后他又滚落到悬崖中间的一处山洞里,那个时候,他晕了过去。

  警方虽然及时展开了搜救,却没有发现那个地方,因为那山洞被茂密的树枝遮挡,太过隐秘,一般人是很难发现的。

  令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,幸亏他当时只是划破了一些皮肤,还可以自由的行动。

  他没有急着出山,而是靠着山里的野果之类的生活了三个月才走了出来,之后,他就开始为他的复仇计划做起了准备,直到今天。

  首先,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翁杰的手机做了手脚。其次,在翁杰一次看病做阑尾炎手术的时候,买通了主刀的医生偷偷的植入了跟踪器,在翁杰的房间里安装了头,一切的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于是他开始了他的复仇计划,一遍一遍的折磨翁杰,直到他最后一道防线的崩溃,令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,月光照在他的脸上,一切是显得那么的阴森可怖。

 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?我们无从得知,但鬼由心生却并非空穴来风。这个世界上真正可怕的不是鬼,而是人。